dnfsf

时间:2020-05-29 12:35:27 作者:admin

  大卫跟在唐恩身后,不断的碎碎念,捡着一些重要事情说着。  未等目瞪口呆的虎爷从这情况回过神来,那满脸暴戾之色的胖子已经来到身前,反握先前夺来的斧头,带着风声拍下,dnfsf  看着灰衣军士兵在防御工事前摆下锋矢阵,重剑营的士兵也是傻眼了。那罗斯迎了上来,虽然神情仍是愤怒,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道:“营长,他们这……呃,是要打对攻?”


dnfsf


  “认识,那是一年前的事了……”唐恩的神情有些追忆,崇敬道,“当时有幸遇见塞斯曼大人,受过他的抚顶祝福。呵呵,现在想来真是幸运啊,恩,也不知现在大人身在何方?还有没有机会近距离聆听福音。”  提乌与元方驭狼而行,率领千余蛮人沿着主干道朝城中方向直扑而去。之前的混乱只在城门口,城内其他地方则浑然不觉。如今那些路人蓦地见到这些煞气四溢的蛮人队伍,顿时愣在原地  众人现在埋伏在一座陡峭山峰下,山路旁的沟壑中。现在这里可不是完整的七百多士兵,而是只有一百五十人。剩下的五百多人如今已经到了隔壁区域中,由大卫他们率领。不过虽然只有一百多人,但这都是三营jīng锐士兵中的jīng锐,战斗力绝对不容小觑。


  应该说这效果还是不错的,十几队蛮人从山下经过都没有怀疑这里。而有些不折不扣执行命令从而顶着风雨登上山巅的蛮人,在这怪石嶙峋的山坡前也都望而却步,从另一面稍平整的地方下山而去。dnfsf  都说欢乐的气氛最能引起共鸣,但现在无疑不是如此。岸边,百余座蛮人雕像傻傻站立,木木的看着眼前奔腾河水,静默无言,很久很久……  雪花坠落需要几秒时间,刚化掉长枪力道的唐恩血气全开,毫不犹豫的合身扑上,身形腾挪转闪间,瞬间在夏薇安周围拉起纵横交错、密密麻麻的血芒丝线。


  “哈,自诩光明的走狗……”当先一人仰头大笑,说着羞辱话语,踏步就要走来。不过一步悬空,身躯蓦地就是一顿,霍然转头。随即两道惊呼从身后传来,  你娘,这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……  穿过卫星城,前面的城池自然不言而喻——雄关城!


  不知道,历史也没有如果!当然,现在的唐恩就算知道这事,他也没有任何闲暇去感慨了……  “追……”“杀了他们……”“咳咳……”


dnfsf  摸了摸鼻子,唐恩看着有些愣神的中年教官:“就还剩你了,呃,要不,也来一把?”


dnfsf

  是那万人军队……唐恩瞬间反应过来。想到路克之前说的那随后赶来的苍炎军队。就在这时。谷口方向再次传来夏薇安的悲吼声,而且这次距离的更加接近。  “呃……呵呵。”下意识的挠了挠头,图鲁知道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,讪笑两声,随即转口问道,“那她现在在哪?这次我们这么多人,一定可以顺利擒下她。”dnfsf


  “没事。”摇了摇头,埃尔特苦笑道,“如果是我,也会这样怀疑的。”  “够狠,真tmd好手段!”  提乌这番杀气四溢的话语,顿时让是十几个蛮人军官激动了。他们身为北荒人,自然知道荒野狼骑的厉害。只要他们肯出手,那对方就绝对跑不了。


  几番话语下去,那几个士兵顿时语塞,脸涨得通红却也憋不出一句话来。赌命?开什么玩笑,飞鹰弓就算是给他们,他们也不可能拉得开,更不用说射中箭靶了……最好也只好强硬着辩驳一句,“反正现在结果还没出来,未必就是红心……”  这番话,埃尔特说得颇为辛苦。其实这是他之前就想问的,不过因为担心对方会再次感觉受到轻视,所以先开始才拉下家常缓和下气氛,不料后来竟是挖出了尊大神,说的自然也就更为小心。而且在得知弗雷身份后。埃尔特其实是不想再问的,本来嘛,依弗雷队长的队伍实力,这点小问题自然是不在话下的。但看着这边士兵完全放松的样子,有的甚至连抢都没拿,还是有点不能淡定了。dnfsf  嗤……阵阵雪花扬起,滑雪板险之又险的穿行于突兀山石、嶙峋古树等等之中,顺着山峰缓坡风驰电掣般滑下。  就在埃尔特在这患得患失,竭力组织措词的时候,不想弗雷却是心思周密,考虑到了这一出,念着雷霆军团的旧情,直接好人做到底,主动让手下士兵砍了些树枝,将重剑营的重伤者抬起。


  “就是,米修队长最后不也说了嘛,是他现眼了……而且你们想想,米修队长攻了那么长时间,可曾见过唐恩老大反击过?更关键的是。他根本就没离开过原地!”  这时,身后一中年蛮人军官像是得了什么消息,稍稍凑近过来:“安帅,城镇已经完全占领。有大约五百的布兰士兵从南城门逃了,前方来问要不要追击歼灭?”  安格罗斯,这姓氏有些北方的味道,知道这名字的人着实不多。但若是换个称呼,比如——安帅!也就是统领北荒大军的最高主帅,那么知道的人就多了……


  提乌这招可谓阴毒,他是没有时间攻占这处山头,但这并不代表他会轻易放过这些人,尤其是刚才不断嘲讽调侃他的埃尔特。只要对方将埃尔特送下来,提乌就算是真的放过其他人,这个队伍也就名存实亡了,所有人之间剩下的将只有警惕与防备。而且纸是包不住火,只要这事一曝光,生还的弗雷等人就将要面临千万布兰士兵的唾骂以及军法处的审判!  摇了摇头,唐恩脸色略微有些阴沉。老实说,对于米修的安全问题,他是丝毫不担心的,他现在只在意一个问题,“我不清楚军队打仗是怎么回事,但现在既然东西两边都有蛮人,不可能就我们后面的北方没有动静,这不正常。”


  尽管先前已收到消息,刚才又看到军官进来时如丧考妣的表情,心中已有所料,但等这消息真正得到确认后,屋内还是不由自主的响起各种惊呼、倒抽凉气声。就在这时,  “如果在明早之前还没找到对方,我们必须走!”dnfsf  想到这里,唐恩不由仰天长叹,随即索性走上山丘,与对面的普通蛮人来个遥遥对视。


  不过这局面明显撑不了太久,那情报上说的一个重剑营兵力,现在已经伤亡过半,只有大约一百五十人左右还能作战,且大多带伤。而蛮人攻击者虽然只有五六十人,但在场面上却是占优,将布兰士兵打得节节败退。而如果这些士兵再退二十来米,到达山丘顶端,那这场战斗也就结束了。  “老大!”“老大,怎么了?”……  这样的取暖时间是必要的,但不得不说,却也有点不可控制的危险。没错,这山丘周围已经布控,但更远的地方就力有不逮了。如果蛮人那边有路克一样的天赋眼力,那就算是暴雨如幕,也还是能够看出点破绽的。


dnfsf


dnfsf

  入眼看去,尽是满脸潮红,神情亢奋的雷霆军团士兵。或挥舞着乱拳,或反手握着兵刃……前仆后继向里面冲进。而在人群中央,博格以及他的几百个士兵被完全淹没,看不见丝毫踪迹。  “呃?真特么飞起来了……”张了张嘴,仰头看着夏薇安快速拉近距离,再看看后方狂卷而至的雪崩,唐恩一个激灵,再没有心思去开没节操的玩笑,身体前倾,快速向山下滑行而去……dnfsf  路上,寒暄几句后,唐恩与弗雷对视一眼,最后弗雷趁机说道:“将军,我们待会想调阅此处收集的战况情报,好选择接下来的作战地方,请将军批准。”


  呵呵……中年教官嘴唇微扬,无声的笑了几声。他刚才那番话并没说全,那几个文职军官确实不能拿他们怎么样,但是别人可就未必了,给灰衣军下马威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,这可不是几个军官能定下的计划。不过就算有大人物过问,倒霉的也不会是他,而是这几个小兵,毕竟混到这地步,他自信凭自己的关系还是能度过这关的!不过……  ……  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。)


  双方距离实在太近,对面破空声刚起,这边就有十多个士兵被短矛穿透铠甲,血花绽放,身体立刻后仰摔出。不过尚幸这边士兵分布的十分散乱,没有造成二次伤亡。  欢呼声顿时一停,山巅瞬间陷入寂静当中。  淡淡叹息,弗雷许是见多了这种场景,神色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语气有些感伤。


  有些话语是不需要明说的,比如他们被关在这里,巴洛过来后知道肯定是大闹一通,甚至很有可能与某些大人物黑了脸。不过这事情确实没有说得必要,几十年生死交情摆在这,说多就是矫情!  这也是正常的,重剑营与战斧营的士兵实力相对而言要弱上许多,经过刚才那激烈一战,这两个布兰营级编制被彻底打残。埃尔特与塔卡现在手下士兵总共加起来也只还剩下几十人而已,差点就成了光棍营长。  “蛮人……我!草!你!娘啊……”一旁的大卫深呼吸几口气,胸口起伏,一口钢牙几乎咬碎,满腔怒气化作一字一顿,棱角分明。


  这确实是个问题,科洛是死了没错,但他只是被人指使的一把枪,身后那人,也就是韦纳尔并没有出事。一旦他们活着回去,那将不得不面对副将这个头衔的庞大压力。本来嘛,韦纳尔的目标是弗雷。但现在自然不同了,就像峡谷中科洛没打算放过埃尔特与塔卡一样,他们现在作为知情人,韦纳尔也一样不会放过他们。  这些巨狼体型高大健壮,虽没有马匹一样的高度,但从四肢灵活性以及不时咧嘴露出的森然尖牙上看。凶煞攻击性无疑远超前者。dnfsf  …………


  诸如此类的对话在山巅不断重复,不过到了最后,话题都会归拢到唐恩身上。哦,不对,现在是唐先生这一尊敬称呼了。  说混账,那是因为提乌连自己命令调来的人都敢劫下,实属胆大妄为。不过这安帅的反应何其迅速,略一思索,就明白了提乌的意图。不得不说,应对对方这类小股精锐队伍,用这边同样善于追踪的荒野狼骑精锐无疑是最好的方法,所以最后还是赞了一句。  对面那三个中年黑衣人也是身形一晃,嘴角渗出血液,挥手散去黑气,不住后退。


  好吧,让我们先将视线从钻山沟子当野人的唐恩身上移开,一直向东南,不断向东南方向衍生……  “哦,三叔啊……”回过神来,博格认清面前这人正是刚刚回来的三叔,也就是伊诺克,连忙退后一步稍躬身行礼道。dnfsf  “难说,看看他们干的这破事!”摇了摇头,“不过现在那队长横竖是死了,如果那些士兵放聪明点,将所有责任全推到他头上,应该不至于被全部斩首。”  藏于石后,探出头来,就见下方狭窄山道上正有百余人马行进,他们身上穿的倒也是兽皮,但不是蛮人衣不蔽体的那种,而是经过剪裁的成品服饰。兽皮胸口鼓鼓囊囊,以唐恩的眼力,自然能看出里面藏着利器,队伍中不时有人张望四周,显得很是警惕!


  “真搞不懂你们这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是怎么一回事……别说了别说了,我知道是我浅薄,是我没吃过亏,我错了……”止住欲言又止的元方,提乌明显松了口气,接着道,“呐,既然这样,你看啊,紫伊号称一生从未有过败绩,但实际上是输过的,这说明他也有弱点,也是可以击败的。而我呢?从来……哦,带兵以来从来没有败绩,这是不是已经够分量能尝试一下?”  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。)


  要形成三十公里的包围圈,所花时间自然不会少。  不用说,正在交谈的两人正是不久前从峡谷逃出的蛮荒两大地级高手,兰斯洛、图鲁。  刚一清醒,安格罗斯迅速扒开身侧士兵。再次看了眼奔腾河水,绝望神色逐渐浮起:“真的流淌了啊……这是为什么呢……”


  这也就是蛮人军队的长处了。决策谋划那都是指挥官的事情,普通蛮人大多头脑简单,只需要不折不扣执行命令即可。就比如眼前这情况,军队之前连胜二十几场,虽然都只是些隔靴搔痒的小胜,但士气确实是提上来了。不过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提乌一声令下,几万蛮人士兵却没有二话,转头就跑……若换做布兰这边的士兵,将军个人威望不够的话,下这命令肯定会受到军官们的质疑。然后再进行繁琐解释什么的,一切也就晚了……  视线这时扫到一件女款衣服。唐恩梅眉毛不禁挑了挑,嘴角上扬:“哟,这件衣服霸气啊!呵呵,豹纹呐……”那确实是一件类似于现世风衣的豹纹女装,注意,这可是真真正正的豹纹!  其实经过几个小时的狂奔后,他们此时距离关卡已经不远。不过在马车离去后没多久,埃尔特倒是先坚持不住了。若不是唐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,他怕是要直接栽到地上去。随即这边一个长枪营的士兵将他背负起继续前进。


  山坡下,十几个蛮人正推搡着个身着铠甲,满身血污的布兰人,似乎要就地斩首的样子。那些蛮人士兵抬头见到老者等人下来,立刻脸色大变,施了个大礼,口中连称见过元帅。  “哈哈,迟了!”砰,疾奔到此,一蹬树干,唐恩长笑一声。纵身蹿上大树。dnfsf  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。)


  见有如此反应,唐恩不由挠了挠头:“呃,我也就是说说。恩,举个例子吧,如果金属管道下方有触发的推进装置,爆炸水晶从上面装进,岂不是立刻就能直接发射?而且顺手还能装下一个……”  有门……看到夏薇安并没有一见面就喊打喊杀,唐恩心中不由一喜,赶紧趁热打铁继续说道:“以我们的实力只要联手,就算对方用弓箭压制也至少能强行突进百米。我这还有几颗爆炸水晶,到时只要,呃……”  看到这里,不用说,这两人自然就是杰克与小卡萝了。正如乔希亚与米修猜测的那样,他们两人确实去山溪城找过她。杰克对那里很熟悉,也知道秘密机构的隐蔽地点在哪,可惜乔希亚那时已经出发去往前线,两人当然扑了个空。


dnfsf


dnfsf

  …………477章 豹纹女装~!(五千字)dnfsf  当然,夏薇安看着前方唐恩的背影,心中所想的又何尝不是如此!


  这番斥骂之后,零零散散有几个衣衫褴褛的人扶持着走出贫民区,不敢多做停留,急忙向巷子走去。在这些人中,拖在最后的是个身形消瘦,脸色蜡黄且不断咳嗽的中年人,似乎像是得了什么痨病,捂嘴的灰巾都是沾着暗红血液。也正因为如此,不管是之前的血刀会大汉,还是现在这几个老人,都愿意靠近他,免得沾染晦气。  稍顿,仰头长叹,“所以,我们只是运气不好,或者运气太好,刚好适逢其会啊!”


  摆了摆手,唐恩神色丝毫未慌,甚至反而嘴角上扬,泛出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笑意:“呵呵,跑得好啊,就怕他们不跑!”  低沉声音,米修呼吸有些急促,眼光隐有嗜血光芒闪烁,随即闭上眼,缓缓吐了口浊气。dnfsf430章 食物与药品


  “其实布兰与北荒打了这么多年,最后的结果大多是蛮人见再也抢不到东西,捞不到什么便宜后,自己退去的,根本就不是什么布兰将对方赶出去的,那是糊弄民众的瞎话……更让人憋屈的是,蛮人退去,你还不能追,或者说不敢追。边境线外的地形大多是平整草原,在那里与蛮人交手,无疑是要吃很大的亏。恩,这里还有个说法,紫伊元帅在民间素有军神美誉,但在军队里面,却很少有人这么叫,因为他们认为紫伊并没有真正进攻过北荒,所以还不配这个称号……啧啧,连紫伊元帅都忌惮这个,也就更没有人敢出去找死了。”dnfsf  “吼!”仰头长啸,震荡四野。一道血红光芒蓦地炸开,在唐恩周遭形成厚厚壁垒。  灭了这几个荒野狼骑,接下来的几天,队伍再也没有遭到任何追踪与攻击。不过众人也不敢大意,荒野狼骑威震南北,如今却被一把大火烧死几百人,这样的羞辱是不可能吞下的。所以现在最大的可能,就是在唐恩他们看不到的地方,对方已经洒下重兵疯狂寻找中。


  摇了摇头,弗雷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布兰现在是守势,根本刺探不到什么蛮人军情。他们只要在短时间内聚集,兵团那边是反应不过来的。而且……哼,他们还要放一些蛮人进来搞死我们,如此怎么可能防得住!”  路克那一炮趋势最像,但在快要接近的时候,却是后力不济,直接在战场后方百米外爆炸开来。唐恩那一炮抛物线则要更高,所以众人眼睁睁的看着那火球越过塞斯曼头顶,在战场前方落地爆炸,气浪散开,倒是将附近两个身着黑袍的邪教高手吹飞起来……  “我嚓!”大卫闻言大喜,忍不住暴了声粗口,随即与所有士兵一样,将勋章好好擦拭几下,放入贴身口袋。接着大卫像是想到了什么,眼中精光流转,再次问道,“领取兵饷的时候是不是只看勋章,有多少勋章就多几倍?”


  荒野狼骑明显也知道这点,攻击更加疯狂,完全不去管砍向自己的利刃,而是直接合身扑上,按倒身前的士兵,显然是想临死拉个垫背的。  毫无疑问,塞斯曼又做了件再愚蠢不过的事情。夏薇安只是让他冷静,可没让他停止攻击。这边本来就穷于应付,现在蓦地又少了塞斯曼这一大魔法师的魔法支援,处境自然更为不堪,防线告破就在眼前……  “咝……”“呼……”


本文来自互联网转载:dnfsf


对dnfsf发表评论
看不清?点击更换

注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

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日本理发店推出云理发服务

  看着之前设定战术的蛮人军官,“我们的区域搜捕战术太规矩,太死板。应该已经被对方看穿,抓住了规律,所以他们才能游刃有余的在其中不断穿梭,不被我们抓到。当然,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,就算是独自一人想在这样的搜捕强度之下jīng准闪避,也不大可能!但这确实是我现在能想到的唯一漏洞……”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  “将军……”犹有不甘心的军官齐呼,随即看着rì头急声说道,“还没到中午,我们还可以再搜一次。”  碎石四溅,尘灰漫天。剧烈爆炸声再次响彻峡谷,余震不绝。

后台-系统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(内容页告位3-手机版)